_Littlewhite

小白瞎做图,乱拍照的囤积地

【Percival Graves/Credence Barebone】无边(28)虹霓

啊!!!我旋转!我跳跃!我飞升!我死亡!我终于等到这一天了!这是我进圈以来最值得纪念的一天!呜呜呜呜呜呜呜…两个经历了那么多的人,两个都有着残缺和遗憾的人,走到一起,成为一体,他们找到了属于彼此的人…呜呜呜呜呜呜…最后部长的告白太苏了…呜呜呜呜呜…太太!我爱你!你要多少小心心我都给你!呜呜呜呜呜…

无边:

注:CP为 Graves/Credence 此帕西瓦尔为原安全部长,非格林德沃。




文前小贴士~


1、文章第1段无小河蟹~所以直接放出文字版,后2、3、4段满是小河蟹~于是走链接(链接内详,接在第一段末尾)


2、嘿嘿嘿今日无预警,万字小肉肉献给大家,希望大家吃饱喝好~么么哒,爱你们一万年~


3、再次更新时间为2017.02.08(周三)


爱生活,爱大家,么么哒~!


诸位阅文愉快哟~!








“他很好……是的,他很好。”


帕西瓦尔恢复工作是在一个月以后,在他的双脚终于有力气行走时,他几乎没有多休一天的假,就回到了岗位上。他身处的职位让他不能消失太久,否则不论是怎样的托词,都没法规避下属和外界的猜忌。


塞拉菲娜一直等着他来和自己谈谈,她不打算瞒着帕西瓦尔,所以在对方刚醒的时候就已经把克雷登斯受自己指引,和尸灵交易的事和盘托出。


但帕西瓦尔并没有单独找她,先前是担忧克雷登斯的安危在先无法分心,可回到部里上班之后,他依旧没有主动开启话题。


直到塞拉菲娜在周五的下午进到帕西瓦尔的办公室,并询问其近日来的状况时,才勉强谈及了之前发生的一切。


“他年轻,恢复力比我好多了,后面的几周都是他在照顾我。”帕西瓦尔补充。


他很想继续把手头的文案看完,但塞拉菲娜似乎并不打算寒暄几句就离开——她甚至把门关上了——帕西瓦尔则不得不先把卷宗放下,也礼貌地站了起来。


“你坐着吧,多休息,”塞拉菲娜看到对方的举动,赶紧制止——“最近纽约也没有什么紧急的情况,你要再休息一段时间也没有关系,你现在露了面,大家也就定了心。”


其实塞拉菲娜有时甚至不懂怎么应付帕西瓦尔的敬业,这常常让她产生愧疚感。所以她斟酌了一会,决定主动开口。


“那是很大的代价,我明白,所以……我欠你一个道歉,”塞拉菲娜叹了口气,坐在帕西瓦尔对面的椅子上,“基于国会的考虑,我需要你活过来。但这样无疑伤害了克雷登斯或者你的感情,这是我没有办法周全的地方。”


塞拉菲娜说得很诚恳,帕西瓦尔能够理解——“我明白你考量利弊的角度,也很感激你那么看重我,不惜耗费时间精力让我复生,所以我接受你的道歉。”


塞拉菲娜扬了扬眉毛,她有些惊讶帕西瓦尔并没有因此太过怪罪于她,毕竟经过这一次事件,她大概也能感觉出帕西瓦尔和克雷登斯在彼此心目中的地位,而孩子的牺牲绝对不是一件可以一笔带过的事。


但细细想来也不是没有可能,塞拉菲娜是一个着眼于下一步的人,而帕西瓦尔亦是如此。他们都站在当下,当下的人无法看到未来,所以谁都不能说帕西瓦尔活过来究竟是利大于弊还是弊大于利。他们只能顺着局势去解决问题,而事态走到这一步已经没有回头的余地,那再多的计较也毫无意义。


两人静默了几秒,塞拉菲娜突然笑了,她笑着摇摇头,把一个信封交给帕西瓦尔——“我觉得外界对我们的评价是对的,我们的情感都太封闭了,什么问题都想站在最客观的角度解决。但有时候……有一点人情味也不是不可以。”


帕西瓦尔狐疑地接过信封,塞拉菲娜却示意他在自己出去后再打开。


“我不想看到你的表情,”塞拉菲娜指指信封,拍拍帕西瓦尔的肩膀,“我也不想回答更多的问题,就当这是我一点点微不足道的回报,希望它能给你们一点帮助,或者……”


塞拉菲娜没找到适合的措辞,只好噤了声。


得到帕西瓦尔的点头回应后,快步离开了安全部长的办公室。


帕西瓦尔把信封打开,里面是一张已经批下来的申请。


他扫了一眼上面密密麻麻的条款,轻声笑了。


这确实是塞拉菲娜的回报,但它的含义却非比寻常。帕西瓦尔知道塞拉菲娜要花费多少努力才能通过层层审批,也明白要那个强势的女人改变原则有多不容易。


他相信父亲教导他的话——不要在付出与牺牲时抱着他人会回馈你的期望——但他却开始觉得回馈自己的不一定是失望。


也有可能是惊喜。


他把文件压在案台上,拉开门让奎妮给他送一杯咖啡。他需要把这个好消息第一时间告知奎妮,而他敢肯定奎妮将在不久之后,把好消息变成一场温馨的婚礼。




河蟹部分点我上车车~






如果上面的地址点不进去,新浪微博全章节链接点我~

评论

热度(4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