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Littlewhite

小白瞎做图,乱拍照的囤积地

【福华】All about a kiss

死亡岛:

给我的爱人 @阿北的胡辣汤 


总有一天我也会虔诚的给你一个这样的吻


xoxo


夏洛克想象过无数次约翰的嘴唇会是怎样的触感,他可以肯定的是约翰的嘴唇一定是柔软的。但其实他触碰过约翰的嘴唇,只有一次,并且是个意外。


那是拜访艾琳艾德勒之前他们打那场十分可笑的架的时候,他百分之九十九的确定,约翰在跟他打架之前就已经有点生气,有点不爽了。其实也可以说约翰在家的时候已经不那么正常了,他问出“你在干什么?”时的口吻带着一种夏洛克以前从来没有从约翰那里听到过的感情,不过当时夏洛克没有在意。而没有在意的结果就是他扫过约翰的嘴唇给了他一拳之后,马上就被本来就带有怒气的约翰打翻在地。他甚至还没来得及体会碰到约翰嘴唇时内心的窃喜(虽然是通过这种他自己都预料不到的方式),就要开始集中注意力招架自己的前军医室友的出色的招式。


但他怎么可能集中注意力,他刚刚可是碰到了约翰的嘴唇啊!温暖湿润,让他想起小时候经常爱摸的红胡子的鼻子。这次触碰的代价也是他没有想象到的,一个鼻青脸肿的夏洛克觉得无论怎样都算是值了。


而关于红胡子的鼻子的想象在他外出调查案子一夜未归,太阳刚升起时才回家看到睡得歪倒在长沙发上的约翰时并没有立刻冒出来。有一种久违的温暖从他的胸腔里升起,就像他小时候有次独自去丛林中探险迷路之后,抹着眼泪深一脚浅一脚在泥泞中行走,远远的听到红胡子的狂吠和麦克罗夫特非常焦急的叫喊自己的名字时的感觉。那是一种被人牵挂着的幸福,那是一种琐碎的安全感,那是被温暖包裹着的感觉。


阳光已经透过没有拉严实的窗帘透了进来,照在约翰的脸上,可约翰并没有被阳光惊醒,他昨天晚上一定是等夏洛克等到很晚才睡。夏洛克走进了一下在沙发前蹲了下来扫视约翰的脸,他可以看见约翰脸上一层细小的金色绒毛,还有他微微颤抖的睫毛也是金色的,他的眼睛在眼皮下小幅度滚动,一定是在做梦,而他金色的头发服帖的贴在头上。再向下看,哦,他的嘴唇,粉红色的微微开启的嘴唇。


夏洛克的大脑一下就爆炸了,脑海中无数个声音朝他叫嚣着,吻上去,吻上去。刚刚那种被温暖包裹着的感觉又淹没了他并且推波助澜。他不再克制自己靠近约翰的渴望,带着虔诚,带着无限的爱意,诚惶诚恐的低下头,浅浅的,轻轻的,把自己的嘴唇靠得离约翰的越来越近,像天上的云轻扫过山峰,夏洛克吻了约翰。


有那么一个瞬间他的大脑是空白的,一切事物都从他的大脑中抽离,他抓不住那些潮水般退去的思维。而见鬼的,他似乎根本没有意识到这些。


他脑海中平稳运行分秒不差的世界在那个瞬间静止了,楼下的哈德森太太看肥皂剧笑开了的嘴没再合上,旁边咖啡店里加入咖啡的牛奶丝丝缕缕没再继续散开而像是凝固了,人行道上一个少年手里的可乐不断冒出的二氧化碳气泡破裂了一半,另一个与他擦肩而过的人抛出的硬币停在了最高点而反射出来的光正对着221B的玻璃,再远处花店里散发出来的各路芬芳还没来得及蔓延过来,面包店正在烘烤的面包也停止了膨胀,茉莉手里的滴管滴出的液体悬在了半空,雷斯垂德翻动案件记录的手没再动,喋喋不休讲电话的麦克罗夫特嘴唇也没再上下翁动。


而这一切的静止只不过是因为夏洛克用自己的嘴唇贴上了约翰的嘴唇。


夏洛克感觉自己像是亲吻到了盛开的鲜花,平静的海洋,亲吻到了天边的云和火热的太阳,亲吻到了一年四季春夏秋冬,亲吻到了甜蜜和痛楚,亲吻到了依赖和恐惧,亲吻到了温暖和寒冷。那种感觉妙不可言,像是亲吻所有的一切。


就像潮水退去必然还会涨上来,空白之后那一瞬间的充实让他惊奇,好像整个世界都涌进了他的大脑,他甚至开始害怕自己的脑容量盛不下这么丰富这么盛大的无数种感觉。


他终于放松了下来,但不是生理上的而只是心理上的放松,他内心松了一口气。现在他的大脑里像在放烟花,但远比放烟花要壮观不知道多少倍。


就像深海里巨大的生物终于冲出了海面露出巨大的尾巴带起了巨大的浪花,太阳终于跳出了某个城市的地平线,而阳光也终于涌入了古老的街道淹没了古老的建筑,蜿蜿蜒蜒酝酿了几十年几百年几千年的河流终于冲出了山谷奔腾着流向更远的地方,而南极冰冻了数亿年的寒冰开始破裂生出了一条贯穿整个冰盖的裂缝,长得仿佛直接延伸到脚下,屋顶上的鸽群终于迎着阳光展开了翅膀不知要飞向何方,遥远的星系的耀眼光芒走了几十万光年终于来到地球。火终于燃烧起来,火星随着热气蒸腾飞向天空,海洋终于变得不那么平静,掀起数米高的巨浪再狠命拍向最低处。


夏洛克终于亲吻到了约翰,虽然只是短暂的轻柔的一个吻,像雨点落在身上,像清风拂过窗台的一个不着痕迹的吻。


约翰动了一下,夏洛克害怕约翰刚好醒来而他会对上约翰的眼睛,他害怕看着那双眼睛自己会做出不受控制的事,他命令自己离开约翰的嘴唇,命令自己从约翰身边离开,但他不知道该去221B的哪个角落,他总觉得他站起来该不会走路了,两只脚会打蹩。


双腿而不是大脑带着夏洛克走进厨房,那也是约翰呆得比较多的地方。毕竟室友是个不会做饭的白痴,而为了健康约翰总不能一直叫外卖。夏洛克把水壶坐上了炉灶,他不知道为什么要这样做,大概是为了弥补约翰刚刚被自己偷吻?夏洛克被自己这个想法逗笑了,他抓了抓自己的头发,听到了背后约翰穿着拖鞋懒散走路的声音。


“嘿,夏洛克,你回来了!”夏洛克回头看到约翰正靠在门框上玩味的看着他,歪着头,脸有点红,“我刚刚做了一个有点奇怪的梦,你想知道是什么吗?”


“约翰,梦是人类入睡后大脑皮层未完全抑制,脑海中出现的各种奇幻情景,做梦是人类的一种正常生理现象......”夏洛克说话的语速比平时更快了,当然是为了掩饰他的紧张,可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约翰给打断了。


“我梦到你在我睡着的时候偷吻了我,而因为愧疚你去烧了水给我泡了茶,就像现在这样。”约翰边说边往前走,现在已经离夏洛克非常近了,他直直的盯着夏洛克的眼睛。


“约翰,不是你想的那样,我,我只是......”伟大的妙语连珠先生在更伟大的军医先生的注视下,现在竟然变得支支吾吾。


“别紧张,我只是想问,你要不要来一个早安吻?”


Fin


【然而我写小言写上瘾了所以这次又是小言orz


【能看到这里的旁友们谢谢你们啦么么哒~来告诉我甜不甜嘛~


【lo主很寂寞的,不来跟我说说话嘛?lo主会卖萌给你看哒


【lo主话痨又犯了。

评论

热度(19)

  1. 肖较瘦无异曲线 转载了此文字
  2. _Littlewhite无异曲线 转载了此文字
  3. ida-the-one无异曲线 转载了此文字